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机构 >

子公司交易实质存疑?东方精工遭受连累,陷入“业绩危局”!

  大众财经网   来源:大众财经网 www.dzcjw.com  发布时间:2019-06-28 15:40:55

 都说新能源造车是非多,这在资本市场上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早前,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与贾跃亭围绕FF的公开纷争似乎证明了这一点。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上市公司东方精工身上,最近与新能源汽车子公司普莱德的唇枪舌剑,成就了2019年资本市场上的一场年度大戏。

本是低调的东方精工,没想过自己发出一份2018年审计报告称子公司普莱德盈亏2.19亿元后,普莱德不忍“委屈”,随即通过一场高调的媒体说明会,拉开了这场来回拉锯的闹战。在媒体说明会上,普莱德管理层公然否认母公司对其的年度财务审计,并声称东方精工千方百计阻扰子公司正常运营,引得众人为普莱德打抱不平,更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注意,深交所向东方精工问询:双方的业绩分歧是什么?普莱德对关联方交易是否存在严重依赖?作为母公司,东方精工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分歧?

随即,东方精工站在上市公司的立场,为了不损害公司及中小股民的利益,低调公布了一份对深交所的回复函,希望以理服人,让公众明了真相。可是,对于该回复函,很多人不理解其中提到的关联方交易指的是什么?普莱德的关联方及相关交易又是怎么一回事?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从回复函中解读正确答案。

一、关联方就是“自己人”,关联交易就是自己人之间的交易

首先,关联方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主要指的是公司的发起人、主要股东、董事、监事、高级行政管理人员,以及其家属和上述各方所控股的公司,简单来说就是“自己人”。从会计准则方面看,关联方指一方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者对另一方涉及重大影响,构成关联方。在会计上,持股比例达到20%-50%的就属于重大影响,超过50%属于控制。

关联交易就是企业关联方之间的交易,其交易方式非常多,最常见的是通过成员之间相互购买或销售商品,从而形成关联方交易。能找自己人做生意,当然要比找外人好说话,可以省去许多麻烦。但有利即有弊,由于关联交易可以运用行政力量撮合交易进行,有可能使得交易的价格、方式等在非竞争的条件下出现不公正的情况,出现虚构的关联交易,让企业自身的经营很快就陷入危机,甚至侵犯股东的权利。

二、那么,普莱德同原股东之间是否存在严重的管理交易?

普莱德确立的“北大先行”(电池正极材料)+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电芯)+动力(动力电池系统PACK)+北汽新能源(新能源乘用车整车应用)及福田汽车(新能源商用车整车应用)”的产业链分工合作模式,意味着从诞生之日起,商业模式即是建立在于原股东的关联交易基础上。

客户和供应商的集中占比均高,可以理解普莱德与原股东供应商保持稳定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但东方精工在收购普莱德时,为了防范销售、采购过度依赖关联方及大客户、供应商集中度较高的风险,普莱德曾承诺过采取相关防范措施:

一是在采购端,降低与关联方宁德时代的采购比例、寻求第三方供应或自产自供;二是在客户端,除北汽新能源、福田汽车外,普莱德成功开拓多个核心商用车客户;三是在核心竞争力上,普莱德自2016年通过新租厂房,增加生产设备等方式提高产能,为新客户开拓创造有利条件。

但从东方精工的回复函中关于“关联交易”的表述,我们看到了其中的欲言又止却内涵满满:“在东方精工2017年完成对普莱德100%股权收购之后,关联销售占比连续两年超过 90%。因此,普莱德与北汽新能源、福田汽车和宁德时代等关联方在销售、采购交易方面存在严重依赖和关联交易价格不公允的情形”。同时,普莱德当初曾成功开拓的某商用车客户,交易额从2016年的2.03亿元滑落至2018年的7621.03万元,由占比超两成答复跌落至1.79%,金龙客车更是从2017年起就没有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由此可见,普莱德并未实现多元化发展,反而在客户端和供应商端集中度越来越高,一旦离开原股东的扶持,普莱德自身的能力如何在市场中占据竞争地位?

对此,普莱德管理层则表示:东方精工作为新控股股东,没有像老股东一样,全力支持普莱德的能力提升与业务发展,也没有为普莱德在业务拓展、市场规划及技术能力提升上提供有效帮助。若东方精工质疑宁德时代与普莱德的交易价格公允性,需要公开交易时的交易价格、交易数量与交易条件、以及同类产品市场价格等诸多信息,证实自己观点。

但从回复函中看,东方精工委派的立信会计师自2018年11月-2019年4月,与普莱德原股东北汽集团、宁德时代及普莱德管理层以现场交流、邮件问询访谈等方式进行多轮沟通,尤其针对普莱德主要审计调整事项,包括宁德时代返利事项、关联方交易公允性、产品质量保证金等进行反复确认,但沟通的结果是:宁德时代财务总监未能就宁德时代与普莱德返利公允性的合理解释和依据;普莱德管理层拒绝接受访谈以及回复访谈问卷……

由此可见,普莱德虽就东方精工出具的2018年审计报告存在争议,但未能就其中具体哪一点提出事实质疑与充分的反驳素材。

目前,双方纷争仍未得到解决。但根据东方精工在6月27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我们看到了更多普莱德2018年业绩亏损的数据,包括其与原股东宁德时代的返利逐年暴涨、与北汽福田签订的研发协议、代销交易毛利率以及某商用客车质保金计提等问题。随着披露的信息越来越多,相信大众对整个事件的了解更为深入。

其实早在5月,东方精工在召开股东大会时已获得中小股东力挺,重要议案均获顺利通过。此现象预示着中小股东将成为推进上市公司健康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随后,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发言指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董监高层必须牢牢守住的四条底线。第一是不披露虚假信息;二是不从事内幕交易;三是不操纵股票价格;四是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最后,对于这场业绩纷争,频繁隔空喊话、媒体争相采访报道,东方精工始终保持着某种隐忍和沉默。媒体一边倒的猜测和批判,东方精工还在以官方信息披露进行回应。或许,解决双方唇枪舌战的最好方式就是“法庭见”!

  • 来源:东方财富网 作者:综合



    免责声明: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大众财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大众财经网”和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大众财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侵权本网会及时通知用户删除或强制删除相关信息。 3、大众财经网为用户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与大众财经网无关。4、大众财经网友情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