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注意的是,五龙电动车另一主要股东Sino Power Resources Inc.作为其最大债权人,已在股东大会前向五龙电动车注册地百慕达最高法院提交了清盘申请,并拿到了临时清盘令,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成为法院委派的“清盘人”,在当日股东大会时亦到场参会。

 

而在稍早之前,金港集团作为五龙电动车第一大股东,也刚刚向百慕达最高法院提出针对五龙电动车的清盘呈请。

据现场参会人士透露,整个股东大会持续了约2个小时,其中金港集团代表与董事会曾数次爆发争执,而争执的焦点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第一,通过“2供1”供股转配售进入的股东,在没有拿到百慕大法院的认可令的情况下不应该有投票权;第二,现任董事谢能尹与通过“2供1”引入的股东联合地产存在关联关系与利益输送;第三,应在导致停牌的内幕消息公告后,再择日开会另行投票。

鉴于以上原因,在此次股东大会上,金港集团明确拒绝投票,并拒绝采纳此次股东大会的审议结果。据了解,Sino Power也采取了拒绝投票的行动。

按常理来说,一般上市公司召开完股东大会后,会于当日晚间公告对相关议案的审议结果,但蹊跷的是,当日及次日,五龙电动车均未对股东大会结果进行公告。

一位现场参与投票的小股东透露,这或许与股东大会相关争议事项有关。

五龙电动车主要股东金港集团,在此前发表的公开信指出,五龙电动车首席执行官谢能尹和其母亲庄舜而控制的中国医疗网络(HK00383),与五龙此前“2供1”承配人Universal Way Limited存在重大关联关系。3月4日公告显示,Universal Way Limited认购5亿股股份,该公司是联合地产(HK0056)之全资公司,庄舜而正是联合地产的主要股东,而联合地产又是中国医疗网络的最大股东。

抛开关联关系不谈,由于金港集团及Sino Power已经分别在百慕大法院申请五龙电动车清盘,按照联交所上市规则,新配售股份在没有取得百慕大法院的认可令的情况下,供股是没有被确认的,也无法在中央结算登记,不能在特别股东大会投票。

据上述人士介绍,尽管金港集团认为联合地产通过供股转配售所得的股份,在此次股东大会上不具有投票权,并列举出了充足的反对原因,但联合地产仍然获得了投票权,而这在一定程度上讲,确实是影响了该次股东大会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进行。

更为吊诡的是,与联合地产同批通过“2供1”供股的中小股东,其供股所获股份却并没能被赋予投票权。据分别向二位参与了五龙电动车2供1供股的小股东确认,其通过供股所得股份,无法通过系统投票亦不能交易,经询问证券公司,被告知供股之股份没有得到确认前无权投票,五龙电动车也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因为没有从百慕大法院取得认可令而导致供股尚未确认。

在号称相对成熟的香港资本市场,在同一个上市公司的同一个股东大会上,却无视监管规则,生生上演了“同股不同权”的戏码,不得不说,五龙电动车董事会的这波操作,再次表明了,在“内部人”控制下,股东的权益,是可以被随意侵害的。但金港集团这次“揭竿而起”,获得了广大中小股东的配合,也同步说明了,股东们绝不允许自己的权益被肆意践踏。

五龙电动车由曾经获得李嘉诚投资,到今日主要股东与董事会翻脸,分别被最大股东及最大债权人提请将集团清盘,股价由去年的收市高位1.751元,跌至停牌前的0.155元,跌幅足有91%之巨,对大小股东来说,肯定是一个刺到入肉的锥心之痛。

截至3月17日发稿,五龙电动车尚未公布其股东特别大会审议结果,也未就此前停牌原因做出说明!